零点小说网 > 仙都 > 第十一节 南疆第一大湖
????九瘴兽王被按在坑底,周身骨节噼啪作响,它并非没有拼死一搏的底牌,也并非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然而佛光镇压,血气溃不成军,一股凌厉的意念刺入脑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兽王打了个激灵,后颈上那只粗砺的手掌纹丝不动,金光吞吐,透出一缕冰冷彻骨的杀意,只要它稍有桀骜,诛杀即当头压下。

????如临深渊,万劫不复,九瘴兽王忽然福至心灵,按在后颈的威胁太过犀利,它不愿赌,亦不敢赌,老老实实伏地不动,口吐人言,瓮声瓮气道:“愿为大人效命!”话一出口,心中似有什么东西砰然破裂,碎了一地,身为九瘴谷之主,向来称王称霸,没想到也有哀求讨命的一日,一时间羞愧懊恼,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碎了的东西,唤作“节操”,覆水难收,一旦碎了,就再也拣不起来。

????魏十七抬起手掌,将诛仙金符收回,九瘴兽王如释重负,仿佛去了心腹大患,这才确认对方并非虚言威胁,而是当真反掌间可取它性命。炼化两枚血舍利,夺得一点佛性,从心所欲镇压血气,果然有几分门道。区区一头妖兽,魏十七也懒得种下禁制,拍拍它的脑袋,随意吩咐了几句,那兽王连连颔首,四足腾起五彩斑斓的瘴气,踏空而起,摇头摆尾朝九瘴谷外飞去。

????去往南方,助契染争夺本命血气,只是顺手为之,成固欣然失亦可喜,魏十七真正在意的是一路绞杀魔兽凶物,纵不及深渊九头蛇、蛇盘谷凶兽、渡鸦岗树妖,也须得是伏波江鼍龙这等猎物,才配得上他出手一回,夺取血气,凝炼出一颗血晶的替代物来。

????那石中凶物懵懵懂懂,不得其门而入,送了魏十七一场天大的机缘,两枚未经祭炼的血舍利,是再好不过的“原石”,然而魏十七修炼命星秘术,成就十恶星躯,早非一张白纸,虽将血舍利炼化,却无从剥离其中蕴藏的一点佛性,只能顺其自然,纳于“一芥洞天”,供养在只树给孤独园内,作为一宗降魔克邪的手段。

????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八九,他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九瘴兽王弄明白了背上人的心意,琢磨片刻,直投西南而去,一路瘴气翻滚,煞气冲天,惊得方圆百里鸡飞狗跳,稍有些眼色的魔物,无不退避三舍,谁都不愿拿命开玩笑。

????闷头赶路行了十余日,远处波光粼粼,水汽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土腥味,九瘴兽王长舒一口气,扭头向魏十七邀功道:“大人,前方便是南疆第一大湖浡泥湖,万里水域,百丈淤泥,湖中有三条大鱼,号称‘三霸’,都是天生地长的妖物,血气旺盛,堪称一霸。”

????放眼望去,好一片大湖,岸边怪石嶙峋,千疮百孔,浊水激起大大小小的漩涡,波涛汹涌,茫无涯际,直如沧海一般。魏十七举目看了片刻,随口道:“比起你来如何?”

????九瘴兽王飞临湖畔,落在乱石高处,肚子里转着念头,终不敢胡言乱语,老老实实道:“闻名而已,没干过,不甚清楚。”

????魏十七翻身跳下兽背,拍拍它的脑袋,不容分说道:“去,引它们出来。”

????先是坐骑,再是诱饵,早知如此,就不该来这浡泥湖!九瘴兽王暗暗叫苦,犹豫道:“水里的营生……水里的……”它蓦地察觉到缥缈的杀意,不禁打了个寒颤,咬紧牙关,二话不说冲入湖中,使个神通,张口喷出一团瘴气,无声无息滑入水中。

????魏十七冷眼旁观,瘴气沉于水下三尺,凝而不散,如一团紧密缠绕的丝线,虽水波荡漾,渐次松散,一丝丝一缕缕,五彩斑斓,游蛇般四下里乱窜。无移时工夫,死鱼成群结队翻着肚皮浮出水面,大的足有三四尺,小的不过寸许,密密麻麻,挤满方圆百丈,不断向远处扩散。

????这团瘴气在兽王体内孕育千载,奇毒无比,寻常妖物哪里扛得住,所谓打了小的,惹出老的,等了盅茶工夫,湖心的大妖已被惊动,一时间天昏地暗,巨浪滔天,九瘴兽王忙不迭张口

????一吸,将瘴气吸回腹中,扭头扑上岸边乱石,向魏十七道:“幸不辱命!”

AG亚游手机客户端|首页 ????这一番折腾,孕育千载的瘴气已缩小了三成,为引出浡泥湖中大妖,兽王可谓用心,魏十七微微颔首,眸中星云缓缓转动,凝神望去,只见连天波涛之中,一条硕大无朋的白鱼窜将出来,载沉载浮,视瘴气剧毒如无物,蓦地张开大嘴,只一吸,便将死鱼尽数吞入腹中。血气冲天而起,盘旋数遭,一声牛吟穿云裂帛,震得白浪碎成玉珠,降下瓢泼大雨,水雾铺天盖地,将天地万物淹没。

????九瘴兽王觉得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大概是听岔了,鱼跃龙门化蛟龙,龙吟怎么变成了牛吟?它瞪大了眼珠,视线为水雾所阻,什么都看不清,正纳闷之际,忽听身旁“啪”一声轻响,眼梢瞥见一条黑里透红的长索,箭一般射入雨雾之中,瞬息百里,下一刻绷得笔直,似乎缠住了什么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