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小说网 > 仙道血行 > 第二十八章 交代
  小云山,酒老洞府中。

  苍离与酒老就这么对坐着,过了一会儿,酒老才开口道

  “徒儿啊!为师马上就要开始筑基期了,以防万一,有些事为师还是给你交代一下。”

  “什么!师尊,你不是说即便您服下还灵丹冲击失败,也只是重伤不会死亡吗?”

  “凡事都有意外,为师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为师还是有极大把握活下来的,你继续听我说。”

  “为师出生在江陵苏家,苏家一直以来都以酿酒为业,想当年......”

  于是酒老开始讲述起了他的一生,酒老出生在一个江陵的一个小家族,世世代代都以酿酒为业,日子过得也算富足。

  而酒老本名苏千山,是苏家年轻一辈里最有天赋的,年纪轻轻便改良了家族不少酒方,使得苏家的美酒变得更为醇厚。

  开始接管家族生意后更是把生意打理得有声有色的。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下一任家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天他正在打理家族内务,突然有下人来说酒楼里有人闹事,而且还把几个官差给打伤了。

  当他赶去处理的时候,只见一个邋遢道人在酒楼里不停地喝酒,而周围却倒了一片人,什么酒楼小二、食客、官差都有。

  一打听才知道这个邋遢道人已经来这里喝了一天的酒了,小二叫他结账,他居然掏了几块石头给小二,还说给小二这个是看得起他。

  小二当然不乐意了,就去赶他走,但刚碰到他就给他放倒了,又叫了几人过来还是被放倒了。

  这时几个食客看不下去了,便上前帮忙也被放倒了。

  最后有人把官差叫来了,但依旧被放到了。

  而且放倒了这么多人,众人依旧没有看清这邋遢道人是怎么出手的。

  听到这里酒老也明白了,眼前这个绝对是一名武林高手,而且还是顶尖的那一种,就是喝醉了在这里发酒疯。

  酒老可不想平白无故得罪这么一位大高手,就把倒下的众人都送去了医馆,然后独自上前与邋遢道人商量。

  谁知邋遢道人知道刚刚喝的酒是酒老酿的之后就来了兴趣,和酒老打赌说假如酒老能拿出更好的美酒的话他就走,而且还会给酒老一点好处。

  于是酒老就把自己新酿的几种酒拿了出来。

  那邋遢道人喝完后也确实很满意,说要给酒老一点好处,便不知从哪变出一个酒葫芦,让酒老喝。

  原本酒老也只是想应付一下,没想到刚打开葫芦盖就被葫芦中的酒香吸引住了。

  酒老喝下后只觉得这酒说不出的美味,而且喝下去后好像有股热流在自己体内游走,说不出的舒坦。

  最后反而是酒老缠着邋遢道人不然他走,还说假如邋遢道人愿意把酒方给他的话,他就养邋遢道人一辈子,保证天天都有酒喝。

  邋遢道人也来了兴趣便答应下来了。从此就住在了酒老的小院里。

  而拿到酒方的酒老就犯了迷糊,邋遢道人给的酒方中的几种药材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其余的药材也是极其珍贵的品种。

  苏家的人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被骗了,酒方没拿到,反而请了位大爷回来。

  可酒老硬生生地凭借那仅知的一些药材,再加上自己的经验和对那酒味道的回忆把这酒给酿了出来。

  那邋遢道人得知后还特地过来尝了一口,喝过之后面带复杂地看了酒老一眼,然后又给他留了份酒方。

  这回可是连尝都没尝过的酒,酒老自己也拿不准,只能每次酿好后就给邋遢道人送过去一点,听听他的感想。

  就这么过了一年他才终于酿出了和酒方中的酒一样的味道。

  而邋遢道人这时也偷偷找酒老表明了身份。

  他是一名修仙者,只不过他尝试突破境界已经连续失败了四次,心灰意冷下才开始四处游荡人间,不想在这里遇到了酒老这个酿酒天才,便起来收徒弟的想法。

  酒老当场拜邋遢道人为师,给家人留下一份书信后就离开了。

  酒老拜入邋遢道人的们下后就努力学习酿酒的知识,不过十年就出师了,改善了不少灵酒配方,不仅使灵酒的变得更为醇厚,而且效果也好了不少,而邋遢道人也在此时撒手而去。

  然后酒老就一个人修炼、酿酒、买酒。中途还酿制了两份玄灵酒冲击筑基,但都失败了。

  然后又下山寻找材料,找齐后又遇上人间闹饥荒瘟疫,再然后就遇到了苍离。

  “徒儿啊!这就是为师的一生。”说完后酒老还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到。

  “原本我们门下是有规定的,至少要收三灵根的弟子,毕竟这样才有希望突破筑基。而师父看在我的酿酒天赋上收了我这个四灵根,而且已经年过二十的弟子。”

  “之后师父也说过他没指望我能突破筑基,而是希望我能改进玄灵酒的配方,把希望留给下一代,我按照老配方酿出过两份玄灵酒,而且玄灵酒有个特殊之处,酿成后要封存五年才会有和筑基丹相似的效果,而且每过五年效果都会强上一点,为师当年就是用了一份五年的和一份十年的,而我的师尊据说用过一份二十年的,可我们都冲击筑基失败了。毕竟这玄灵酒虽然有和筑基丹相似的效果,但比起筑基丹还是差太远了,除了祖师爷没人成功靠玄灵酒筑基成功过。”

  “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为师也成功地改良了玄灵酒地配方,前几日玄灵酒酿成,为师已经尝过了一丝,虽然是五年份的,但是效果比上次为师用的十年份的好不少!”

  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壶酒递给了苍离。

  “为师酿了两份,这一份给你!”

  苍离接过酒水,整个人激动的不能自已,这一壶酒就是自己筑基的希望。

  “等你修炼到筑基大圆满后,把法力提纯一遍后再服用此酒,有不小的概率筑基。”酒老郑重地说道。

  “假如,为师是说假如为师突破失败并且就此身亡的话,你就把为师的尸体烧了,装到个酒坛子里带到江陵去埋了吧!这是我老家的习俗,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假如苏家还能让我进祖地就更好了,毕竟我当年不告而别后,听说苏家的生意受了不少影响,这五十年就是我回去也没和他们见面,只是把问题解决就走了。”

  “噢!对了你想办法把这些东西也送到苏家手上,这是我这些年来酿酒的一些心得,上面有不少手法对凡酒也有用。”说完又掏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了苍离。

  “这三朵水元莲你也收着,假如你五年后还想再进一次云雾秘境的话只要再找一朵灵药就能兑换还灵丹了,常言道,有备无患不是么,万一你也运气不好的话,有了一枚还灵丹甚至是洗尘丹终归是有点希望不是么?本来还有一株灵药的,但是被为师换成别的丹药了,不然的话你完全可以下一次直接兑换还灵丹的。”

  “这副变异铁甲鳄的骨你也收着,为师已经鉴定过了,这只铁甲鳄应该是天生铁骨,所以力量才这么大,这可是用来打造极品法器甚至法宝的好材料!”

  “对了!还有这些东西你也收着。”

  说完又递给了苍离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的是上次秘境之行没用掉的符箓。

  “因为上次秘境提前结束,这些为了后期保命符箓也没派上用场,万一你出城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人追踪你,你就用这些符箓逃命吧!当然你也可以修炼到血肉境巅峰再出城。这样就没人敢跟踪你了!”

  “对了!这段时间你帮为师照顾一下小金吧!就这么多了,你也别想太多,有了还灵丹还有了一枚水玄丹,再加上为师的玄灵酒等物,为师有不低的概率突破!为师已经在小云山上给你另开了一上品洞府,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暂时到那里去住吧!接下来为师要全力冲击筑基了。”

  说完便把装小金的灵兽袋给了苍离并让其出去了。

  苍离站在洞府外面,看着酒老的洞府,心情有些复杂,看酒老的样子,估计突破的概率不大。

  而且酒老宛如交代后事的话语,让苍离的内心更沉重了几分。

  “哎.......希望酒老成功吧!就是不成功,保住性命应该问题不大!”

  就这么想着,苍离往自己的洞府走了去。

  .......

  一个月过去了,酒老没有出关。

  这一个月里苍离只感觉自己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心情去修炼。

  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到酒老洞府门口晃悠,说不定下一刻酒老就突破成功破关而出了!

  两个月过去了,酒老依旧没有出关。

  苍离的心情更乱了,但还是一直克制着自己,说不定酒老之前一个月只是在做准备,现在才开始突破。

  万一自己冲进去惊扰了酒老导致他冲关失败,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过苍离这次干脆守在了洞府边上,万一酒老冲关失败身受重伤,自己也好第一时间冲进去救援酒老。

  到时候就是冲关失败,也还能再活几年。

  三个月过去了,酒老依旧没有出关。

  但这时小金突然宛如发了疯一样地向酒老的洞府撞去,苍离也终于忍不住了,用令牌打开了酒老洞府口的禁制冲了进去。

  酒老依旧在洞府里盘坐着,但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确实没有像之前那个服用还灵丹的修士一样爆体而亡,但还是没能熬过法力反噬,就此陨落。

  苍离也终于再也忍不住,对着酒老跪了下去。

  自己的师尊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