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裴九然心中无异于泛起了惊涛骇浪,这等不世强者竟然会沉服于他人,这怎么可能!

????不提裴九然心中的惊骇,七夜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言语,静静地站在那里,剑意澄澈,令得裴九然很是发慌。

????“罢了罢了,还请阁下带路。”裴九然无奈一叹,心知自己这次挑衅是多么的失败,对方正主未出,自己却已然是没有了丝毫反抗之力,彼此之间的差距,委实是令人难以想象。

????不过眼下并没有其他的路可选,裴九然只得按照对方的意思而来,当下苦笑一声,不再抱有其他幻想。

AG亚游手机客户端|首页 ????营帐之中层层叠叠的,不知有着多少道路,偌大的地界仿佛已然被拓宽了无数的空间,极是宽敞,九曲萦绕的,令人颇为眼花缭乱,不过对于已然步入王道的裴九然而言,此间却是大恐怖,空间依然近乎被扭曲到了极致,地上法阵氤氲,却依然不再是原先的地面,这一方偌大营帐,乃是李洛所带来的空间道宝,便是那般放在此地,在外界之人的眼中,却是快捷建造的营帐,殊不知其中时别有洞天。

????好可怕的底蕴,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裴九然心中已然震惊到了极致,若是先前这剑客的实力还能解释为有着更深层次的实力,但是眼前的这一切已然令得他明白,对方是一个从方方面面都足以碾压自己认知的势力,彼此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

????一念至此,裴九然心中亦是不由得忐忑,谁能想到想要立威却找到了这般的势力,这运气也当真是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了,不过倒也不奇怪,如果运气不差,也不至于被一道王境门槛困到了这般地步。

????看着这方空间之大,裴九然心中的惊骇已然是无以复加,终于,片刻之后,只见面前的七夜对着眼前一座华帐微微一礼,朗声说道,“公子,裴九然已带到。”

????终于要见正主了吗?裴九然心中一阵,却是苦涩无比,这一路走来,他已然明了自己绝对不可能有丝毫翻盘的希望,方才出世便处于这般绝境,着实是令人心中绝望。

????“带进来吧。”清朗的声音自账内传出,七夜也不多言,裴九然亦是很是自觉地随其进入帐中,但见一路走来,白玉琉璃所制的地砖纤尘不染,其内无数珍奇异宝尽皆散发着珠光宝气,虽说其外是营帐的外表,可是这其间却俨然一座宫殿一般,这是何等的手段!

????裴九然心中震撼不已,别的不说,单单眼前的这一座能够随时移动的宫殿,便是圣辉大世界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至宝,继而微微望去,却是一名锦绣华服剑眉星目的青年公子哥,身边还有着两个绝美的侍女。

????似乎听见了动静,李洛放下了手中的古籍,隔着书案向前看去,面上似笑非笑,带着淡淡的讥讽。

????看着这般神态,裴九然心中亦是无奈,自己先前那般豪气冲天欲要以势压人,如今看来,不恰如那井中之蛙一般,眼前的方方面面尽皆说明这一方势力是如论如何惹不起的,更别提这一路走来裴九然所感知到其间那连绵不绝的可怖气机,他也心中不由得暗自苦恼,这营帐气息隔绝的太好了,他在外面丝毫没有所察觉,也怪那几名老交情的朋友,竟然没有出声提醒,令得自己落到眼下这般境地。

????“小人先前猖獗非常,有言不识泰山,冒犯了公子及诸位,还请公子能够饶小人一命。”裴九然看着李洛似乎欲要开口说什么,急忙抢先一步施礼说道,言辞之间满是诚恳之色,与曾经那气度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李洛听闻此言,眸中亦是有着深深的笑意,先前在场的诸多神魔的讨论他也了解了个大概,这裴九然方才的嚣张气焰他也能够感知到,可没有想到在对方竟是如此干脆地认命,颇有些令人措手不及。

????李洛并不知晓,裴九然为了保全性命,这数十年来何等的韬光养晦,堪称是缩头乌龟一般牢牢地隐藏着自己,先前那一番不过是骤然放松之下的张扬,再遇到了生命危机之时,曾经那个能屈能伸的裴九然再度回来了。

????“本来按照本公子的意思,是打算让你魂飞魄散,以儆效尤,可是未曾想到你竟是这般识相,罢了罢了,本公子便是饶过你这一次,不伤及你性命,不过却要在本公子麾下供我驱策百年,你可愿意?”李洛嘴角扬起了几抹笑意。

????啊?裴九然猛地抬起了头,呼吸骤然加重了几分,先前听到对方饶过自己一次,他还有着几分欣喜,暗叹这公子哥心地着实是太好,可是没有想到听到了后边那一句,却骤然如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自己心上。